“只要开始注射疫苗,国民的情绪会恢复平静的。”——日本首相菅义伟。

日本首相菅义伟  

  “东京奥运会也许不适合大规模的现场观众观赛,但是创设一个安全的气泡来让赛事相关人员安全地进行比赛,还是有可能的。”——日本媒体评论。

  面对《泰晤士报》、《纽约时报》等海外媒体奥运取消的大合唱,日本政府在本周又开始了频繁灭火模式。

  但是显然这并不是几句话就能让人放心的。

  1月21日,日本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在接受《西日本新闻》采访的时候说了了以下两句话,泄露了奥组委和日本政府的底线。

  森喜朗说:“肯定会想到各种最糟糕的情况,这是必然的事情;火炬传递开始的时候,就知道是不是会推迟举办了。”

  也就是说,森喜朗心目中的红线是3月25日,东京奥运火炬传递开始日。

  那为啥全世界都看衰东京奥运?

  这是因为支撑东京奥运会能否按时开赛的两大支柱——“疫苗”和“气泡”,在测试的过程中,被认为有着诸多难以逾越的麻烦。

  比起中国、美国、英国乃至以色列,日本至今未能允许任何一款疫苗在国内注射。其国内目前日增数千感染者,更别提奥运会时要面对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群。

  而原本在去年11月于东京举办的——“我们准备好了”体操测试赛测试的气泡模式,当下看起来也并不保险。

  比起在单一国家举行的联赛比如NBA或者中超来,人员感染容易控制,而需要大规模跨洲国际旅行的情况下,气泡模式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1、澳网先暴雷了

  上周末,人数多达近1200人的网球运动员及其团队成员,分别从美国洛杉矶、卡塔尔多哈以及阿联酋阿布扎比三地出发,陆续乘包机飞抵澳大利亚墨尔本,准备参加三个星期后开打的大满贯赛事——2021澳网。

  为了比赛能够在安全环境中举办,主办方澳大利亚网协做出了相当多工作。

  小到落实球员们在“泡泡”式封闭环境中的住宿和训练比赛安排,大到与维多利亚州政府协商制定非常严格的隔离防疫措施,精力耗费了不少,银子也没少花。

  然而,从这批享有豁免,被特许进入澳大利亚国境的外籍人士落地一刻起,混乱、质疑、不满的情绪便爆发了。

  在疫情防控和民主自由的双重压力下,澳网能不能挺住?会给2021的世界体坛乃至奥运会带来怎样的指引?

  前路依旧茫然未知!

  按照要求,此次所有乘机赴澳者,包括球员及随行团队人员,必须持72小时内新冠检测阴性报告,才能获准登机。

中国小花王曦雨无缘澳网  

  那些未能成行的,包括英国名将穆雷、以及原本获得女单外卡的中国00后小花王曦雨。他们都是临出发前检测阳性,被迫退赛。

  虽说在其国门外先挡下了一波,然而,当这17架包机陆续飞抵墨尔本后,澳网协的“扫雷”工作才算真正开始。

  那些长途旅行后入驻隔离酒店的人,有不少甚至还没来得及倒时差就被告知,“接下去14天,不得走出房间半步。”

  原来,这批航班中有3个班次出现了感染状况。飞机上同机抵达的人中,有人未能通过落地墨尔本后的第一次检测,其中包括了至少1名参赛球员。

  而随着隔离期的延长,仅仅一周后,这一数字就攀升到了4人之多。

  按照澳网协与维多利亚州政府联合制定的防疫规矩,这3个航班上的全部乘机人员,必须进入完全的强制性隔离状态。

  据悉,跟着遭殃的球员高达72人,他们无法获准按原定安排“每天前往赛场训练5小时”,只能憋在十几平米大的房间里数星星。

  这当中包括日本一哥锦织圭、前女子世界第一阿扎伦卡、澳网前冠军科贝尔以及卫冕冠军肯宁。

日本网坛一哥锦织圭 

  让球迷稍感宽心的是,几位中国女将可能不在此列,其中王蔷和王雅繁都开始了弹性的每日5小时训练+14天隔离生活。

  对这份“禁足令”,有人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予以理解,但也有人忍不住在社交媒体上抱怨这一措施“过于严苛”和“不公”。

  理由是航班上本就只安排了1/3的上座率,而且自己的座位也远离确诊者,却为何要受牵连接受强制隔离?

  在推特上,发出这些声音的球员遭到了不少澳洲民众痛批,指责他们只想着享受特权,却不愿遵守义务和承担责任。

  有人带着愤怒的情绪斥责道,“如果你不喜欢这些免费的五星住宿和免费的机票,你完全可以把它们退回去,然后用你打球赢得的几百万美金奖金包一家飞机滚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去!”

  去年下半年,由于入境防疫工作上的漏洞,墨尔本和整个维多利亚州经历了长达三个月的完全封城,教训可谓惨痛。

  对维州政府和澳网协坚持举办2021澳网,特许大批外国球员入境的决定,很多当地人一直抱着反对态度。

澳网被坚持举办

  “澳大利亚可不想沦落成像英国、美国以及其它国家一样,经历高死亡率和感染数字激增的折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自己的边境保护,如此重视的原因。”

  “这些球员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幸运,当你们在抱怨的时候,要知道还有5万澳大利亚人没有被允许回到自己家人身边。”

  到最后就连一些外国网友也看不下去了,“这是他们的家,他们说了算,老老实实遵守吧。”

  隔离是隔离了,赛事方也会继续检测,但仍有很多人认为,澳网防疫泡泡里还有深藏的“地雷”没有完全清除。

  比如那些仍然被允许可以每天前往赛场训练5个小时的球员中,尽管登机前以及落地后的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但谁知道他们中是否有不自知的无症状感染者呢?这些人也许会像定时炸弹一样爆炸。

  如果有一名球员在这个弹性的14天隔离期届满前才被查出阳性,那么Ta之前每日都可外出5小时所制造的风险,又有多大?

  那些和他们共用一个球员间的球员们,可能会爆发超级传播,即使是在泡泡防疫的环境中,都有可能产生无法挽回的恶性结果。

  英国《每日邮报》网球专项记者麦克-迪克森直接写道:“澳网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场豪赌。”

  显然,在14天隔离已经被证明无法根除风险的现实环境中,随时都有可能就地传播的新冠疫情是所有人心中的阴影。

  2、小德的要求遭痛批

  据澳媒爆料,在得知如此多球员陷入“无法走出酒店房间”的不幸遭遇后;被不少人讥讽、远在阿德莱德享受“特权隔离”的德约科维奇致信澳网赛事总监克雷格-泰利,提出六点建议,要求澳网协与维州政府减少对他们的限制。

  小德希望缩短14天的隔离期限,应允许检测阴性的球员与教练或体能师见面;此外,他还呼吁改善酒店内的伙食状况,并为房间内提供锻炼器械;

在酒店隔离中的小德  

  最后,是把这些球员移转到私人住宅,为他们提供场地训练便利。

  好家伙,当今球王发话,还一口气提了不少要求,这让本就在火头上的澳洲媒体一下子怒了,痛批小德“太自私”。

  然后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也亲自下场,直接说,“答案是‘NO!’”。

  “适用球员的规则也适用于每一个人,他们都在来墨尔本前被告知了相关细节,而且这也是他们被允许来参赛的条件。这里不会有‘特殊待遇’,因为病毒可不会对你特殊对待,所以我们也不会。”

  澳大利亚电视7台在新闻报道中特别截取了一段他们拍摄的、小德在阿德莱德出外训练时的场景,出镜记者语带讥讽口吻说道:“坐在球员通勤车上,你都不戴口罩,现在却代表这些处在隔离中的球员来提要求……”

  去年疫情高峰期,德约科维奇身上发生了不少“翻车事件”,比如反疫苗、办比赛期间自己与其他几名球员感染新冠、另组球员组织对抗ATP官方。

  再就是美网比赛时失手打中司线,被直接判负。

  一系列骚操作导致针对球王的负面声量居高不下。

  此次澳网,德约科维奇与纳达尔、蒂姆,以及小威、大坂直美、哈勒普六位明星球员,被单独护送到位于南澳的阿德莱德进行隔离,美其名曰是为随后的表演赛做准备。

  六人因此享受到了更好的住宿和训练环境,也不必担心挤航班导致被牵连。

  与行事低调的纳达尔和小威不同,事业与爱情正得意的大坂直美忍不住在社交媒体上秀了秀女王级别的待遇。

  但是她发布的这张团队合影,却引来了墨尔本隔离酒店那边的强烈不满,一个是她享有出外训练的特权,二是怎么被允许随行的团队成员这么多?

  “这不是特殊对待是什么”,“得了便宜还卖乖”,推特上不少球员和网友表达了差别待遇的一致不满。

  对于德约科维奇“充老大”的举动,一向与他不对付的澳大利亚本土球员克耶高斯直接diss:“他真把自己当回事儿。”

  不过也有媒体称,虽然不再担任球员工会主席,但小德仍愿意站出来帮助受影响的球员发声,这是他在勇于承担责任。

  不管怎样,虽说未达到“火上浇油”的程度,但澳洲人不买账也是已经明说了的,双方矛盾该如何化解,没那么容易。

  3、从澳网泡泡看东京奥运

  就比赛层级而言,澳网不过是稍具影响力的单项体育赛事,东京奥运会的话,各种数字起码要放大20倍。

  届时光运动员就能超1万人,再到随行的教练和各国体育部门官员,可能多达2-3万人要入境日本。

  与此刻的澳大利亚相比,你说挑战大不大?

  如果在国际奥委会的协调与指导下,对运动员的新冠疫苗接种推进顺利,那么日本感受到的压力应该会小很多。

  可是一旦未达预期,对这些外国人的强制隔离和定期检测成为入境必须选项,可想而知日本方面的工作量会增加多少。

  澳网在1200人中第一次筛查出6例阳性,参加东京奥运的2万人,会不会蹦出一个惊人的数字?

  另外,由NBA和网球比赛率先推出的“泡泡”赛制,是否能够真的阻断来自新冠病毒的威胁?

  答案是“无法确定”。

  去年的美网和法网,都报告过少量确诊病例,幸运的是,这些个案没有造成聚集性感染,没有影响到赛事的总体节奏。

  最近的案例,是目前在泰国进入到第二周的国际羽联大奖赛,参赛球员入境后共有4人检测阳性。

普兰诺伊  

  其中,印度的内维尔、普兰诺伊和德国的詹森因抗体IgG检测同样为阳性,被认为感染新冠后已经康复,不再具有传染性,而被允许继续参赛,结果引发广泛争议。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澳网,美国人桑德格伦在登机前递交了复检报告,以同样的理由顺利登上了飞往墨尔本的航班。

  可是,当下对于“复阳”尚未有确切统一的医学认定标准,是否仍然还有传染性?各国解读完全不同。

  在墨尔本,维州州长安德鲁斯于周二接受的最新一次采访中表示,如果复检认定那些被查出阳性的乘客不再具有感染性,那么同航班的球员可立即被解除14天的隔离限制,可以获准立刻投入训练。

  就像英国媒体说的,“这是否是一场豪赌”?

  而如果这个赌局被搬到日本,“抄作业”的他们能否在7月的夏天做得更好,只有时间能带给我们答案。

  最后,对运动员们权益保障的诉求,澳网反映出的问题,也可能同样会让日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感到头痛。

  崇尚民主自由的背景下,运动员村里的住户可能会提出1万种不同的要求,如何接招,日本人需要做好艰难的心理准备。

  “希望东京奥运会可以成为人类战胜疫情的证明。”菅义伟1月18日演讲言尤在耳。

  但是话好说,事情真的不那么好做啊。

  22日,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奥委会都表示会派遣选手出席东京奥运,让日本政府松了一口气。

  老挝奥委会虽然已经非正式表明缺席奥运会的态度,但在日本政府承诺给与一定的资助的话,前来参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最受关注的美国,一直还没明确表达自己的态度。

  美国奥委会已经接到了几家单项协会哭穷的报告,表示无法按时举办奥运选拔赛。

  而美国是否能够组建代表队,又影响着奥运会最大持权转播商NBC。

  当下,拜登刚刚接任总统职位,还来不及针对奥运会发声。日本首相官邸也依旧不断地在对外辟谣、辟谣。

  我们还是要等等,看看3月25日会发生什么吧。